AG亚游国际集团,摘要: 一、惊喜
得知怀孕的消息时,宝宝已经在我并不健壮的身体里呆了三个月了,我和先生拿着化验单站在北大医院的大厅里亦惊亦喜。
“不会弄错了吧!”我无法相信有个小孩正在自己的体内生长,这个小小的东西,以最实际的方式,把我和先生带入人类发展的锁链中,承担着繁衍子孙的重任,我们光荣地成为人类孕育生命历史中的一环。
“我还没想要他呢!”我对先生说,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医院很远,但我们的心情却异样地兴奋,说不出是惊喜还是懊恼。一方面觉得还小,还要干几年事业,两人好好玩几年;另一方面却因为一个新生命在腹中成长而感到好奇,说不出的滋味。“既来之,则安之,有了就要吧!”先生的态度总是很超脱,但他貌似平静的外表下却渗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。
先生的家庭很传统,我一直想知道他是不是也抱有传宗接代的重男轻女观念,我问他:“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
” “都行!”丈夫和我相视一笑,我如释重负。 二、孕检
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,生育科学也开始为人熟知,生育管理也更为科学化,尤其在我国计划生育思想的指导下,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地进行。
不必谈怀孕后去地区街道办理准生证件,或者在医院建立健康档案卡片。单是医生给我罗列的体检次数就达十六次之多,为了宝宝的健康,面对这些名目繁多的手续和检查,我还得“忍气吞声”。我开始了一次次的孕检历程。
中国的人口也许太多了,而且还在不断地产生。每次去检查时医院的走廊两侧都坐满了等待检查的孕妇,形形色色的准妈妈神态各异,有的眉开眼笑,有的低头不语,多数人都在互相谈论怀孕经验。各位准爸爸们都陪伺在侧,时刻准备照顾爱妻。
怀孕后,我一直羞于让人知晓,认为这是个人隐私,没必要让别人掺和。去医院检查时也觉得很难堪,害怕医生、害怕那些器械。但是看到这些准妈妈们毫无顾忌地谈论感受,交流经验,我感到自己的观念有些保守,看看周围的同类都安然地等待,我的心里也倍觉安慰。
轮到我了,医生不温不火地坐着,检查的内容包括测血压、听胎心以及胎儿成长尺寸。看着一个个生动的数字,听着医疗仪器放大了的胎儿心跳声,我突然感到腹中的宝宝真真切切地存在了,心中涌动着母爱,涌动着甜蜜温情。
“挺好的,很健康!”医生和蔼地笑着告诉我,“你虽然有些瘦,但孩子个头却不小!”
“是嘛!”我一边点头感谢,一边暗藏着喜悦走出了体检室。 三、胎动
第一次真切地感到胎动是在怀孕四个月,那天晚上刚吃过晚饭,空气中还残存着饭菜的气息。先生在厨房里收拾餐具,哗哗的流水声不时传出。我躺在床上休息,忽然感到腹内叽哩咕噜一阵乱响,猛然间又很特别地跳了几下。我惊得一下坐起来。
“喂!”我对着厨房喊。 “什么事 ”水声仍没有停止。 “我感到孩子动呢!”我喊。
“什么 ”水声止住了,他从厨房探头看我。 “胎动!”我说。
“是嘛!我听听!”先生跑过到俯头倾听。 宝宝还挺赏脸,接连又跳动了几下。
“真的!”先生惊喜地叫道,“大概对涮羊肉挺满意。”
“去你的,你以为都象你呀!”我嗔道。
“那当然!儿子,你好!”先生虽然对我表白说男孩女孩都一样,但从他的称谓里我也看出了他的立场。先生对着我的肚子胡乱甜言蜜语了一阵,真有点似傻苦狂的样子。
“他能听见吗 你这是白费力气!”我说。 “书上说能!”
也不知宝宝真听懂了,还是我们太神往了,腹部又特别地跳了几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