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平,无毒。

后宫佳丽在“进御君王”之前要结过女史的登记和安排,女史向每位宫女发放两种小环,一种是金的,一种是银的。如果哪位宫女有了身孕或者正处于月经期间,不能行房,不必明说,只要把金指环套在左手上就可以了。

主解毒箭,并女劳复。

王建《宫词》之四十六:御池水色春来好,处处分流白玉渠。密奏君王知入月,唤人相伴洗裙裾。唐代以龙首渠、永安渠、清明渠导水入城。“白玉渠”是指用汉白玉砌成的水渠。“入月”就是来月经。要通过隐秘的方式告知皇帝,以免“闯红灯”。宫女们在来月经的时候不小心把裙子弄脏了,于是相邀女伴一起到水边洗裙子。
胡震亨在《唐音癸签》卷19指出这首诗有两处与事实不符:一个是“天家何至自洗裙裾?”后妃们或许不怎么干粗活,但是一般的宫女日常在宫中从事各种杂役,自己洗自己的衣服更不奇怪;另一个是“密奏云云,更不谙丹的故事矣。”用丹朱在脸上作红色标记的事是这样的:《史记》:“程姬有所避,不愿进。”注释这样说:“天子诸侯群妾,以次进御,有月事止不御,更不口说,以丹注面目,的的为识,令女史见之。”无论天子还是诸侯的大小老婆,都按顺序“排班儿”伺候大家各有的丈夫,哪个女子来了月经就不参加轮值了,不直接说,而是用红颜色在脸上做标记。这里没说皇帝直接看到哪个女子脸上有红色标记就取消临幸计划,而是让主管的“女史见之”,那么,由主管人员“密奏”也该是合情合理的。
宫中女性在月经期间除了“以丹注面目”,还有戴戒指的做法。关于是戴金戒指还是戴银戒指,是戴左手还是右手,我看到很多种说法,但基本上都认为是汉代后宫实行的做法。据《三余赘笔》记载,汉代的后妃宫女们在月经来潮或者怀有身孕的时候,往往会在手上戴一枚金戒指,以此提醒帝王在此期间不可同房。所以,金戒指也被称为“经戒之”,表明月经期间戒除性行为,是一种警示标志。
还有说法是:汉代的后宫女性每当来月经或者妊娠时就在左手戴一枚银戒指,如果被皇帝临幸了,则会赐给金指环,戴在右手,并由女史记下与皇帝同房的时日,以备日后确定怀孕时进行核对。再看看这种说法:后宫佳丽在“进御君王”之前要结过女史的登记和安排,(稗官野史
www.lishixinzhi.com)女史向每位宫女发放两种小环,一种是金的,一种是银的。如果哪位宫女有了身孕或者正处于月经期间,不能行房,不必明说,只要把金指环套在左手上就可以了(要是再明确究竟是戴在哪个指头上,估计又会出现无数种说法),作为“禁戒”的信号,女史见到就不安排她侍寝了。平常,宫女们则把银环戴在右手。
不管金的、银的,戴哪个手上,横竖来月经戴戒指“戒”性生活。既然说到宫女来月经的事,不妨说说与此相关的“红铅”这种所谓的丹药。
“红铅者,天癸水也。”什么是天癸?《黄帝内经》:“月事以时下,谓天癸也。”其实,“红铅”不是一般的女子月经,而是处女的第一次月经。“经水甫出户辄色变,独首经之色不遽变者,全其阴阳之气也。男子阳在外,阴在内;女子阴在外,阳在内。首经者,坎中之阳也。以坎中之阳补离中之阴,益乎不益乎?独补男有益,补女有损。补男者,阳以济阴也;补女者,阳以亢阳也。”“坎离”是《易经》提到的卦相,阴阳水火既济。“首经”阳气最足,从女人阴户流出来之后保持鲜润,不马上变色,对男人是大补。
明世宗朱厚璁迷信道教,前期主要为了长生,后期主要“研究”房中术。在道士的理论中,房中术本身就是养生术的一种,只需要掌握一定的技巧,服用密制的丹药,并且多与童贞的处女交配,就可以达到采阴补阳、延年益寿的效果。明世宗嘉靖一朝,为皇帝炼制春药成了道士们的主要任务,其中以“红铅”(也叫“先天丹铅”)制成的小药丸最为有名。为了炼药,有关部门大肆采选民间十三四岁豆蔻年华的少女入宫,一方面为炼制红铅丸提供原料,另一方面也充当世宗以泄欲进行采补的工具。
红铅丸的成分除了“首经”,还有多种中草药、矿物质以及“秋石”等。秋石,有说是童男子的小便,有说是童男、童女的小便均有。英国研究中国科技史的李约瑟先生说,明代道士所炼的“秋石”实际上是从大量的人尿中提取的性激素制剂。也就是说,加入秋石,红铅丸更具春药的功能。服用红铅丸,皇帝精力更加充沛,可以与更多童女进行“采补”。

曰∶月水,《素问》谓之月经,又谓之天癸。丹家谓之月信,又谓之红铅。采取合法,成服食上丹,否则非徒无益,而又害之矣。女子二七,月事始以时下而有子。经行三日,时日不移者,为经,为尝;或先,或后,或通,或塞者,为病,为变。三月一行者,谓之居经;一年一行者,谓之避年;一生不行而孕者,谓之暗经;受孕仍以时下者,谓之盛胎;

受孕数月,经忽大下者,谓之漏胎;每月数至,或至无休息,或大下崩决者,谓之病经;十二而孕,六十尤乳者,谓之变生,皆非嘉品。采取上药,须择首经。一法,即收经水绵帛,或纸,用童溺漂洗即落,乌梅煮汁点之,铅即澄淀于底,泌去黄水,淡灰
干,此属下乘。

一法,用黑铅作偃月,橐
,经至系之,满则倾置盘内,以上乘秋石,少筛经水之上,即作薄衣,浮结于上,轻轻取起,随筛随结,以尽为度,此属中乘。其最上乘者,俟女子二七,天癸将至,眉心先有红气,光艳夺目,丹家所谓上应星,下应潮者是也。其法亦用偃月橐
,先以头生男乳,晒取成粉,轻抹橐
之内,次筛上乘秋石于乳粉之上,经至则系之,经下遂结药于橐
之内矣。倾去黄水,随筛随系,以竟为度。首经者,中结枚子,或一或二或三;

次行者,仅有散砂,即无枚子。采得枚子,先炼五气上丹,制一金丸,径大九分,丸分两开,中作子口;上下俱实五气上丹。子口处,须令均平,次以极圆青豆,置于金丸之中,上下合成,则中有圆窍,即藏枚子于丹窍之内,以蜂蜡封固,子半之后,午半之前,护系童女脐上;午半之后,子半之前,护系童男脐上。满四十九日,枚子遂长满其窍,用时如法服食。

不则仍如前法护系,此得之异授,不敢自私,用公海内。

先人云∶濒湖未见神奇,徒自妄诋,若得童女首经,内含至药。如不可得,即未经残破女子者,亦堪服食。以天癸为生身之基,两精相搏,便生一人,亦奇异矣。一法用红铅三两,先色如桃花,仅得百厘,每用一厘,重绵裹护,子寅二时,纳左鼻孔,行数百息,即随息入脑,尽此百厘,为返老还童,长生不死之至实也。欲识神异,以死人胫骨,镂一小孔,置数厘于孔内,仍埋土中过宿,至明起视,枯骨如生;或置分许于磁盘内,覆磁杯于丹上,水和麦面,封固其口四围,缓火炙之,麦面焦黑,俟冷开视,其丹尽渗杯内,击碎其砭,都成丹色,仍以杯砭乳细,入釜温养,丹复提出,毫末不减,此亦异术也。

曰∶服食家,择处子相好端洁,生辰在仲秋者,禀太阴金水之一气,作鼎甚良,俟其蒸变已足,黄道已归,上应星,下应潮,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矣。

丹诀云∶三十时中两日半,二十八九君当算,落红满地是佳期,金水过时空涸乱,故必三缘会合采取合宜,时中月望,乃结枚子如芥粒,不假人力为也,更炼龙虎两弦,退却阴符,进添阳火,候七七光生,食之接延寿命。即女子未经破残,或生辰在四季余月者,如法采取,亦可却病,岂小补云乎哉。近所尚者,先天一气已失,仅取糟粕剩余,不唯无补于形神,反致燎炎其焦府,既失授受之源,亦且择非其鼎,宜乎见者闻者,弃之勿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